<link rel="me" href="https://www.blogger.com/profile/16015605519926018934" /> <link rel="openid.server" href="https://www.blogger.com/openid-server.g" /> <!-- --><style type="text/css">@import url(https://www.blogger.com/static/v1/v-css/navbar/3334278262-classic.css); div.b-mobile {display:none;} </style> </head> <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10743772\x26blogName\x3dj%C2%B4aime+ma+vi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LIGHT\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jaimemavi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US\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jaimemavie.blogspot.com/\x26vt\x3d-5239684032874490606',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 我懷念的

>>>Monday, January 06, 2014

從前或者很遠。

也不是刻意的翻箱倒篋,但就是湧現逝去的舊照片。在數碼化的年代,彼此連繫過的,就沒有截然切斷的可能。通過這個社交網站,或那個通訊的 app, 我看到舊人的新照片。

從前已是一光年。

再漂亮的眉目,都已與我無關。我懷念的,只是從前的自己。

***

我懷念的。

那天,我把我懷念的唱成我不難過。我不明白為甚麼可以弄錯。

所謂的 recurrence, 又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同一類人,同一星座。重重複複,幾乎要吃不消了。真的是在好多年後,才再次相遇。而我幾乎再犯類似的錯誤。但是,所謂成長,不就是要勇於面對,學習改變嗎?

一直是個輕易放棄的人,但願這次可以進步多一點?

生命本來美麗,但願不要枉費。

:: posted by my lock, 1:24 AM . link . .

 

* 不是遊記

>>>Wednesday, July 06, 2011


三月十一日,當日本發生地震的時候,我還在巴黎。那天,我一個人坐 metro 到蒙馬特,搭 funicular 上山崗,拐一個彎,遇見一群可愛的孩子在老師們的帶領下郊遊野餐。再尋訪《天使愛美麗》的拍攝場地,在愛美麗工作的雙風車餐廳,吃過一頓又貴又難吃的午餐,並和許多的日本遊客擦身而過。然後,走過售賣新鮮蔬果、生猛海鮮的街頭小店,走進一所越南人開的花店,買了一束橙色雛菊,渾忘路痴的身世,決心一到杜魯福的墓地,鞠躬講 merci! 接下來,再到非旅遊重地的 Bercy, Oliver & Co. 的老店員聊 Alain Resnais Robert Bresson。臨別花都之前,選擇到法國電影中心朝聖,看杜魯福跟高達為電影中心抗爭的歷史片段,莫名落淚……

回來以後,我愛上我的工作。不論出動,還是演義。

一切沒有因果,文章也不是遊記,我只是,在工作極度狂熱之下,睡不了。

從戀舊的眼睛看見未來。

這一刻,我很疲累,但我很快樂。謝謝。

Labels: , ,


:: posted by my lock, 2:20 AM . link . .

 

* CHANGE

>>>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自從發生了一晚之內接連撞車的事件之後,一向平靜的生活,居然起了不少變化。九月,變動不居。工作、人事,甚至是居所,竟不約而同產生改變。老生常談的「變幻原是永恆」,當然是金科玉律。只是,當山羊座的我面對 CHANGE 的時候,忐忑不安、七上八落的感覺,可完全掩蓋了興奮之情。

原來我害怕。

轉了節目、離開了昔日的組別之後,我才轄然明白,為甚麼自己能夠一直留守在同一崗位之上──舊時工作上的創作自主、自由、滿足感,竟是其他組別所無法比擬的。可我同時明白,要得到更多,就要接受目前的框框。

女上司也是始料不及的。

無論長工抑或兼職,這麼多年來,我竟未曾與女上司交手。甚或工作夥伴,也以男性為主。可轉了新老細之後,也是時候告別從前一直享受著的那些不負責任的放任、自由:要準時返工,不能心血來潮請假。說來都是一些很基本的責任,可我從前竟然一直逃避著。

我知道我知道,自由,不等如放任。

最後,就是搬出來住了。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粉嶺;而每次在附近快餐店吃早餐都碰上董啟章的時候(是同一所快餐店,每一次都遇到),我就知道,就算自己寫不出好文章,也不能賴地硬吧。人家的巨著,可是在這種環境之下蘊釀出來的。

只是,到將軍澳上班的車程,實在令我太累。加上年紀不輕,也是時候認認真真的學習獨立吧。就這樣,決定離開老家。

連報稅表也不懂得填寫的我,真能應付將來的新生活嗎?Who knows? But at least I wanna give it a try.

:: posted by my lock, 2:04 AM . link . .

 

* (然後還有然後)

>>>Tuesday, May 18, 2010

  • 黑色布藝梳化床好舒服,人一坐下,就想索性躺進去。如果可以浸一個熱水澡的話,那晚我當然不回家──也不是不可以的,她說。盛惠二千元,有找。
  • 白光燈不要亮,昏黃是最柔和的顏色。咖啡請不要三合一,可惜忘了那台咖啡壺怎麼用。
  • 花一兩個小時,仔細閱讀受訪者的其他訪問,自己的文章卻未有寸進(想起棟高腳準備訪問的賞賞)。明明趕交稿,何苦還要這樣執著呢?(可惜我是山羊座)
  • 忘掉被窩的溫軟、空氣中瀰漫的親切、赤腳緊貼冰涼地板的觸感──更別要記得其他多餘的感覺。
  • 有時一個人,有時兩個人。
  • 有時我想起誰聽得懂,有時我對自己說,還是別要想太多。靜一點,寂靜一點。
  • 那一晚,The Bird And The Bee 陪住我。小鳥蜜蜂二重唱,好好聽。

:: posted by my lock, 3:26 AM . link . .

 

* 34th HKIFF in 2010

>>>Monday, March 22, 2010

March 2010
  • Fish Tank(90後起義少女)UK/Andrea Arnold/2009
  • Life During Wartime(感情線上腦交戰)US/Todd Solondz/2009
  • Le Refuge(孕茫茫)France/François Ozon/2009
  • Au Revoir Taipei(一頁台北)Taiwan/陳駿霖/2010
  • Tokyo Onlypic(東京喪運會)Japan/真島理一郎/2008 *動畫
  • Postia Pappi Jaakobille(盲神父與假釋女)Finland/Klaus Härö/2009
  • Les Herbes Folles(野草)France/Alain Resnais/2009
  • Mr. Nobody(小國民尼謨)Canada/Belgium/Jaco Van Dormael/2009
  • Les Regrets(悔當不悔時)France/Cédric Kahn/2009
  • Mademoiselle Chambon(香貝老師)France/Stéphane Brizé/2009
  • Fais-moi plaisir!(我可以抱你嗎?)France/Emmanuel Mouret/2009

April 2010
  • Metropolis(大都會)Germany/Fritz Lang/1927
  • Like You Know It All(電影節桃花劫)South Korea/洪尚秀/2009
  • Sweet Rush(我懷念的)Poland/Andrzej Wajda/2009
  • Golden Slumber(宅配男金色搖籃曲)Japan/中村義洋/2010
  • 36 vues du Pic Saint Loup(小山36景)France/Jacques Rivette/2009
  • Kyoto Story(京都太秦物語)Japan/山田洋次、阿部勉/2010
  • Micmacs à tire-larigot(子彈頭.大復仇)France/Jean-Pierre Jeunet/2009
  • Panique au Village(笑震震小鎮)Belgium/Stéphane Aubier, Vincent Patar/2009 *動畫
  • Deux de la Vague(高達與杜魯福細說從頭)Fracne/Emmanuel Laurent/2009
  • Symbol(睡衣男異次元空間)Japan/松本人志/2009
  • The Dust Of Time(時光微塵)Greece/Theodoros Angelopoulos/2008
  • Shameless(不恥之徒)Czech/Jan Hrebejk/2008
  • The Travelling Players(流浪藝人)Greece/Theodoros Angelopoulos/1975
  • Camouflage(偽裝)Poland/Krzysztof Zanussi/1977
  • The Beekeeper(養蜂人)Greece/Theodoros Angelopoulos/1986

May 2010
  • Landscape in the Mist(霧中風景)Greece/Theodoros Angelopoulos/1988
  • Eternity and a Day(一生何求)Greece/Theodoros Angelopoulos/1986

明天開始瘋狂的看電影。

Labels:


:: posted by my lock, 12:50 AM . link . .

 

* what is music to you?

>>>Monday, January 04, 2010

這十年來做過的事 能令你無悔驕傲嗎
那時候你所相信的事 沒有被動搖吧
對象和緣份已出現 成就也還算不賴嗎
旅途上你增添了經歷 又有讓稜角 消失嗎

軟弱嗎 你成熟了 不會失去格調吧
當初堅持還在嗎 刀鋒不會 磨鈍了吧
老練嗎 你情願變得 聰明而不衝動嗎
但變成步步停下三思 會累嗎

快樂嗎 你還是記得你跟我約定吧
區區幾場成敗裡 應該不致 麻木了吧
快樂嗎 你忘掉理想 只能忙於生活嗎
別太遲 又十年後至想 快樂嗎

薛凱琪〈給十年後的我〉(曲:陳小霞 詞:黃偉文)


:: posted by my lock, 1:41 AM . link . .

 

* 1210

>>>Thursday, December 10, 2009

天色很奇怪,無以名狀。我打算喝一罐 Red Bull, 看一節村上春樹的《1Q84》,之後才專心寫稿。常常看電影。一個人。習慣到連孤獨的感覺都沒有。發生的,不發生的,我甚至在進行式的時候就把一切截斷。好愛好愛的發生在八年之前。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會懂得怎樣珍惜。情感都留在從前。決定把一切冰封。沒說話。上鎖。甚至不想跟對方解釋、發問。下個月開始重拾法語。說話有完沒完。不能睡,只能繼續寫。就是如此。

:: posted by my lock, 2:06 AM . link . .